izmk官糖存放地

天助我也!!

プライドと偏見(pride与偏见)——日日日


※故事来源自卡池runway(真五星泉四星)

※翻译来源是@泉真Izmk推广主页,感谢授权

※请勿转载到别处


时间点——春


第一话

真:吸吸呼呼

已、已经不行了!再也跑不了了~稍微休息!

(真的,体力稍微下降了~)

(最近<Trickstar>变得势不可挡,可能比自己想的还要值得注意)

(嗯。太过成功的话,又要重蹈小时候模特时代的覆辙……。无意识的,在保存实力吗?)

(如果是这样,真的不行,什么都没有改变,什么都没成长……)

(多亏了<Trickstar>的大家和转校生,我明明应该重生为了崭新的自己才对)

(如果在这里止步,就会发生像以前一样的事情)

……好。我再稍微,拼死努力一下吧

首先,像大神君说的一样从锻炼体力开始!

再绕操场跑几圈以后开始锻炼肌肉!至少在【春之音乐祭】之前,把偷懒的分争取回来!

加油啊,我!不要输啊,我!Yeah yeah oh♪

岚:嗯?游木君,在这里做什么呢?

真:哈咿?!

啊,那个……下午好鸣上君♪

岚:下午好~♪

嗯哼哼。喊<鸣上君>什么的太见外了,叫我<岚>就好了哦?<姐姐>或者<小鸣子>都可以哦♪

真:嗯~。自从【DDD】开始,<Trickstar>和<Knights>的关系就是恶交……

    用外号来称呼这种,看上去关系很好不行吧?

岚:说的像是别人的是一样。话说回来,操场已经开始在整理清场了……

已经是放学时间了,想要运动的话回家也可以吧?

真:啊抱歉,已经是这个时间了吗?

鸣上君,是在打扫操场啊

是<校园兼职>吗,最近<Knights>好像一直在做这类的事情

岚:不是哦~人家是陆上部的啦

<学园祭>之前部活基本都会休息,不过我最近有点事情必须要保持身材才行。

所以自主提议,进行跑步的训练。陆上部基本都是最后使用操场的人,所以善后是规定。

比起这个,你在这里躺成一个大字可不行哦

现在还是温度很冷的时期这样会感冒,而且衣服不是会弄脏吗?

真:啊,没关系因为是运动服!就算脏了也很好~♪

岚:不不,洗的时候会很费功夫的吧

运动服虽然是顽强,不过不珍惜一点穿的话如果是洋服什么的马上就会变得不能穿的啊

真:那倒是。啊哈哈,鸣上君说的话和泉前辈说的<一模一样>呢

岚:嘛,在同一个<组合>他说话最多。尽管如此相处时间长了,言语行动同化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是吗?

你倒是,和小泉不是很像呢?

真:啊呀~……以前确实一直照顾我,离开的时间太久了。就算受到影响,现在差不多也脱离了吧?

岚:说的像污染物似的,如果本人听到的话会暴怒的哦,老天保佑♪

……对于小泉,你不要太讨厌他

精神状态虽然没有软弱到被随意左右,不过看着实在是太可怜了。

真:不,比起讨厌,其实是意味不明的恐怖……。那个人,为什么要和我扯上关系呢?

明明做了绑架人家这种过分的事情

在那之后的早上到我家说着<遊君,一起去学校吧♪>这样的话?这已经是psychopath了吧!

完全理解不能,真的。鸣上君,亏你还能和他没事一样的相处。

岚:才不是没事呢,对外一直情绪焦躁哦♪

什么的,有点像背地里说他坏话

这样不好……我最近为了收复<Knights>的失地一直在像守卫一样,压力激增了也说不定?

虽然是自作自受,真是的,皮肤都变得粗糙了……

【fashion show】当天,我明明要让别人看到我比谁都要美丽

真:啊,<Knights>的【前夜祭】是要演出【fashion show】来着?

因为泉前辈说<遊君也一起上T台吧♪>所以知道的

岚:不,与其说是<Knights>,其实是我各人接下来的工作。稍微,有点无法拒绝下来的内情在。

<Trickstar>呢,【前夜祭】要做什么呢?

真:嗯,要演出【春之音乐祭】。和<UNDEAD>一起,像Jazz band一样组合乐器演奏

我首先要把体力锻炼出来~,胡乱跑步中

……哎呀。抱歉,一直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

说话间我的体力也恢复了,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也帮忙做操场的善后工作吧。

一个人的话很麻烦吧,鸣上君♪

岚:啊啦,谢谢。真是好孩子,我也能明白为什么被年上者喜欢了

    我以前,对这种很不在行……。不听前辈的话,被当成自大狂妄的臭小子


第二话

泉:生气……。遊君,和鸣君这样亲切的谈话!为什么?对哥哥就这么露骨的逃避!

(啊真是的,超可恶。明明为了转换心情来到天台上,结果反而看到了不想看到的东西让心情更差了)

(鸣君的话明天对他喋喋不休来解闷,遊君该怎么办好呢?)

(<明明和鸣君能友好相处,为什么不能和我说话?>这样质问他怎么样?)

(那样,太悲惨了我的自尊不允许我这么做?)

真是的,超生气!世界对我一点也不温柔……!

斑:哦呀?泉同学发现!真是奇缘啊,真是不错的缘分啊……啊哈哈哈☆

泉:唔诶,三毛缟……。还在校内留着啊,已经完全过了放学的时间了吧?

嘛,你违反校规也不是从现在才开始的……

就是因为这样的问题儿童,才会被上层盯上然后被流放的啊

斑:哈哈哈。海外留学是我自己志愿接受的哦

着实是个不错的经验,人生有苦也有乐不是吗?

泉:不要随便胡诌格言,超烦人!干嘛,想要自满自己很有教养吗?

斑:哈哈哈。怎么了,很焦躁啊?OKOK来吧,尽情地向我发泄吧

我会全部接受的!攻击准备,还不够还不够!

泉:什么鬼?真烦啊,现在我心情不好不要随便和我说话!啊真的好烦,到一边去!

斑:真是乱闹啊,像发情期的猫一样

我也是因为太累了想来天台休息一样,没有精神到可以打一架的程度。所以放过我吧,泉同学

泉同学说什么都是对的,是我全面性的错误。所以我反省我谢罪,是我输了。

然后握手言和吧,招待不周……♪

泉:我说你,立马就会像这样无条件投降……。如果是男人就战斗啊,你这个败北主义者

斑:哈哈哈,执着于胜负的也只有男孩子。比起争吵打架,和睦相处更加困难,正因为难所以有那个价值。

泉同学不这样想吗?

泉:啊,头开始痛起来了,真亏<Leo君>居然能和你这样的人做朋友啊?

斑:哈哈哈。因为不可思议的意气相投。

Leo同学他,总是从好的一面看人

正因为是这样的Leo同学,才能让性格扭曲的泉同学关系也这么好不是吗?

泉:哼……。真是被没完没了的纠缠不休麻烦死了,我要走了。你也是,快点回家比较好哦?

斑:那什么,工作像山一样堆积起来了。今天得到了老师的允许,准备彻夜工作来着。

泉:啊……。你,一个人接受了<前夜祭>的制作工作来着?

斑:嗯。<学园祭>在内,全面的包括进去了哦。

正确来说是当<制作>的安子同学,和老师学生会之间的桥梁,辅助一样的感觉

学生会因为前端日子的惨败向心力下降,不能有太大的动作

然后<制作人>居然是一位弱女子

必须要有人祝她一臂之力才行,这应该就是我现在的角色

没有所属<组合>的我能够自由行动,大约的余裕还是有的

安子同学,从以前开始就喜欢一个人做事我很担心

泉:……?三毛缟,你以前就认识那个<傻丫头>吗?

哼……。嘛,你是什么都能做到的完美超人,总会有办法的吧

以前只要有人有困难就呼叫三毛缟,那样的感觉?

斑:哈哈哈。夸大评价而已。我只是把零前辈培育人才的技术原封不动的全部接受了而已。

当然,我在加油成为像零前辈那样<万能的助人>

困扰的时候有帮助他们的人在,这样的事实能够让他们安心

没有任何所属的我,至少要成为谁也不会拒绝……<能够安心的归宿>

像大家的妈妈那样存在。嘛,现在还是很难做到

泉:嗯~……。那样的话就给我们几件工作吧,现在<Knights>已经到了地方巡演的剧团一样的境地了(*ドサ回り:在地方巡回演出的剧团,马戏团)

不过,已经被迫要去鸣君自说自话接受的一个【fashion show】

司君还不成熟睡间没有什么干劲,只有我和鸣君两个人出演预定

让待机的那两个人也动起来的话,还能再接受一件工作

斑:哈哈哈!感谢你的关心♪

嘛现在的阶段还没有问题,有困难的时候就来依赖我吧

依赖我让我来帮助你们,然后<最强的个人>凌驾于<集团>之上!

这就是现如今的梦之咲学院理所当然的现状,虽然我还没有习惯过来……♪


第三话

真:要开始咯,转校生

♪~♪~♪

~……♪

~♪ ~♪ ~♪

怎、怎么样?大概,试着演奏了一下铃鼓~……?请告诉我,作为<制作人>的客观的意见!

啊哈哈……。转校生,一脸天真无邪的拍着手夸奖我<变得很熟练啦>呢

虽然很高兴,但是不好好把不行的地方指出来有点头疼啊

呼呼。转校生,很不擅长这样呢

<Trickstar>的大家也都非常的温柔,就算我再笨拙也会不停挖掘我的优点出来

不过,大神君倒是毫不留情的骂到我都快心力憔悴了……

正好需要,能够好好指出我的缺点给我提意见的人

朔间前辈,虽然就是合适的人选。不过那个人立场上是促成<UNDEAD>和<Trickstar>的【春之音乐祭】的带头人

也是<大家的朔间前辈>,不可能只帮助我一个人

嗯?转校生?为什么要说<抱歉>?

为什么要道歉呢~?关心别人,能够友善对人我觉得是一件很棒的事哦。常常赞扬别人是最好的呢,实际上

不过要是不管是什么都全盘肯定的话大概,我,会有点受不了呢……♪

呵呵。不过算啦,我得赶紧去轻音部的教室参加【春之音乐祭】的练习了。转校生要是有空的话,可以来看看哦

大家,肯定都会很开心的。当然,我也会啦

那个……。虽然不知道会不会嫌我太唠叨,值日的工作应该基本都完成了吧

之后把值日记录,送到佐贺美老师那里会比较好吧

嗯,辛苦你啦~♪

毕竟平时总是有其他人在很难像这样『两人单独』聊天,今天能独占转校生我很开心哟

 虽然值日的工作很累人,这么看赚大了呢~♪

斑:喔喔!安子同学!听到你的声音了哦,原来在这里吗?

真:唔咿!?转校生,怎么了?为什么躲到我背后了?

斑:抱歉打扰了了了了☆

哦呀?咦,是我听错了吗?明明听到了安子同学的声音啊,唔唔唔嗯?

真:那个……。应该是三毛縞前辈没错吧,来二年A班有什么事情吗?

斑:哦哦?你不就是,游研的真同学吗?

真:啊,我已经退出游研了。因为各种原因,现在在参加网球部的活动~♪

斑:这样啊。嗯嗯,年轻人就算像无根浮萍一样漂泊不定也没关系!

尝试眼前的一切,要是能和自己确实希冀的事物相遇就万万岁啦!哈哈哈☆

先不谈这个!真同学,你有没有看到安子同学呢?稍微有些事情要拜托她♪

真:诶,安子……是指的转校生对吧

(小声)那个,是找你的哟~……转校生?

哇啊,不要往我的衣服里面钻啊!你是小动物吗,转校生!?

(为、为什么转校生……那么害怕三毛縞前辈?本来还以为,她是不会害怕任何人或者事物的类型?)

(啊哈哈。在瑟瑟发抖呢~,这样的转校生很少见说不定有点可爱♪)

(但是,现在不应该跟着起哄啦。那个,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才好?)

(总之现在先,巧妙的转移话题蒙混过关就好了吧?)

那,那个!三毛縞前辈,找转校生有什么事情吗?

斑:『转校生』?原来是这样喊她的啊,会被喊外号是和大家关系融洽的证明呢!

太好了太好了!安子同学很怕生呢,我还担心她会不会没有朋友啊!哈哈哈☆

总而言之!虽然看起来安子同学好像不在这里,权且还是要说一声!

要是再不露面的话,安子同学幼儿园时代的羞耻秘密就要暴露了哦☆

真:诶,稍微有点想听那个

斑:哎呀?出来了吗,安子同学?荒唐可笑!藏在这种地方,可是瞒不过我的眼睛的哦?

过来过来,和妈妈一起吧♪

有想让你帮忙的事情,『前夜祭』的企划稍微遇到了点麻烦呢……?

我虽然只有一点点空白期,也还是不习惯现在的梦之咲的制度呢?

正因为这样,更需要借用以<制作人>身份大为活跃的安子同学的智慧了!

一起走吧!当然,要是有别的事情要忙的话我也不会强迫你的哦?

莫非,接下来要和在这里的真同学去约会吗?

真的是很要好呢,哈哈哈☆已经在交往了吗?跟妈妈介绍一下男朋友嘛!

嗯嗯?是说『你不是我妈妈』吗?

太可惜了!说这么伤人的话,安子同学真是的!

是到了反抗期吧,所以这是应该欢迎自我的萌生的事态呢!哈哈哈☆

真:(怎,怎么回事?虽然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怎么看三毛縞前辈……都是转校生的熟人的样子?)


第四话

泉:(…………)

泉:(啊……。今天也是独自一人走T台啊)

泉:(无所谓,反正一直都是这样……。被人所讨厌的别扭的性格我也有自觉)

泉:(特别是,快要升入高中前……。评价也到了极限,一直停滞不前,所以对着周围的人乱发脾气)

泉:(毕竟一点都不从容啊,连我自己也很讨厌这种小孩子脾气)

泉:(就这样吧。反正那群人既轻率又不停变换意见根本不能信任,无论怎么被他们讨厌都不痛不痒)

泉:(只要拿出成果,让他们意识到我可以登上模特的顶点的话……肯定也会改变态度的吧)

泉:(随便到,就像风向标一样风一吹就啪嗒啪嗒地改变方向了)

泉:(已经看腻了啊。真是烦人,但是事到如今无论是停下来还是回到过去都已经做不到了)

泉:(人生很短暂,如果我半途而废的话那个『一直努力到现在的我』就血本无归了)

泉:(所以,我要继续在这条道路上前进。哪怕会跟随我的人,一个都没有也没关系。反正也只会妨碍到我吧,不管是谁)

泉:(只有游君。至少是,在高中入学之前)

泉:(年幼的,无知的,像笨蛋一样的游君……。用宝石一样闪闪发亮的眼神,看着我)

泉:(好厉害呀好厉害呀,像这样夸奖了我)

泉:(还天真地说着,想要成为泉前辈一样的人呐)

泉:(我真的很开心哟,游君)

泉:(但是。如果变成我这样的话,游君一定也会经历和我一样的失败)

泉:(分明我是明白的,却被喜悦冲昏了头脑……。我甚至都,没能注意到地狱的血池已经没过了游君的头顶)

泉:(所以我下定决心,绝对不会让这种情况再次发生)

泉:(虽然一直都摆出一副身为前辈高高在上的样子,果然我也还是个小孩子啊)

泉:(因为被说了想要成为像泉前辈一样的人,就开心地教了他各种事情)

泉:(但是。就在教他的过程中,游君成长了。)

泉:(从单纯的小孩子,被培养成了满是污泥的肮脏的大人……。这些事情,我明明都知道)

泉:(因为太开心,所以没能忍住……。没能阻止,也什么都做不到)

泉:(我没能注意到,游君被玷污了)

泉:(不对。是我,把游君玷污了)

泉:(对不起)

泉:(虽然很想道歉,也很想补偿……。游君,似乎并不想再和我扯上关系呢)

泉:(…………)


真:那个~……?抱歉,能打扰一下吗?

泉:嗯?咦,这是在做梦吗……?

泉:等等!鸣君,把BGM关掉!现在根本听不清游君的声音吧,怎么这么不机灵啊?

真:啊,鸣上君不用按泉前辈说的做也没关系的!抱歉啊,虽然并没有想打扰你们的意思……?

岚:那个,人家该听哪边的话比较好……?

泉:当然,听我的啊!

比起这个……怎么啦,游~君?

哈啊嗯,终于变得坦率了吗?

是要和我一起站在【fashion show】的舞台上了对吧!随时都超欢迎的哦……☆

真:唔呀啊!?不要飞扑过来啊,变态……!救、救救我鸣上君!

泉:等等,为什么要向鸣君求助?完全不明白啊,明明世界第一值得信赖的哥哥就在这里!

呐,什么时候和鸣君变得这么要好了?虽然我完全没听说有这事啊!

岚:小~泉。之后随便怎么都行,能不能先过完【fashion show】的着装彩排呢?

人家可是,坚持着陪了你好多次都已经『厌烦』了哦?

泉:哈?就算按这种半吊子的状态过完也不行吧

    今天我们是包下体育馆了对吧?在能够完美完成以前都必须留下来练习!

真:我从三毛縞前辈那里听说了哦~,好像是什么非常『合适』的工作呢♪

泉:现在不止两个人了吧?有三个人了吧?因为游君也要出演【fashion show】了嘛……♪

真:这个人在说什么?虽然眼神很认真,可是根本没认清妄想和现实的区别啊?好可怕!

岚:啊哈哈……。虽然怎么都行啦,游木君是有什么事情才来人家这边的对吧?妈妈他,到底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真:妈妈?啊,是指的三毛縞前辈吧……

其实是这样,稍微被那个人拜托了点事情哟~。怎么说好,算是交涉吧

泉:交涉?如果是被游君拜托的话不管是什么我都会无条件同意的哟?

真:所以为什么,泉前辈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啊?他原来是这样的人吗?

不应该是,更加冷淡的人吗……?

岚:啊哈哈。大概因为,小泉一直在练习【fashion show】都没有休息吧

不就是所谓的神游天外状态嘛,连掩饰的余裕都没有了的感觉?

比想象中还要更麻烦呢,【fashion show】……

虽然感觉是很适合我们的工作,但是从准备开始就全部都是只靠我们自己完成的

不过你们<Trickstar>,好像一直都是这样的吧。说实话,真的很厉害呢。


第五话

岚:总而言之。人家这边也不是那么从容,虽然小泉说了那样的蠢话……

说真的,要是拜托太麻烦的事情的话我们也会很困扰的哦?

真:啊,没关系。我觉得应该不会给两位带来负担的……

嗯简单地说就是,现在前夜祭的预算实在是非常紧缺

泉:啊……。我就知道会这样,明明只是学院祭的热场表演而已可是不管哪个出演节目都卯足了劲呢

三毛縞是指挥对吧,该不会是因为那家伙不会精打细算搞得一笔糊涂账?

真:三毛縞前辈倒是通常运转,这次是全体都有忙成一团的感觉。今年的情况,不管是学院祭还是前夜祭都比以前规模更大了

伴随着梦之咲学院的全面开花,也出现了开心的悲鸣呢

各种预算的筹备也好准备也罢,完全计划赶不上变化的样子

所以呢。那个,虽然不太好说出口……。想拜托的事情是,希望泉前辈你们在【fashion show】上穿的服装能借我们再利用

泉:……哈?

你在说什么?是不是傻了?这服装是为我量身定制的能穿的人只有我一个,这点我是绝对不会让步的哦?

再利用什么的……。是这个世界上我最讨厌的话

真:果然是这样呢。真的非常抱歉,泉前辈的态度是决不妥协那话题就没法继续下去了……

无论如何,看起来已经没有别的部分可以削减预算了的样子

运营方看起来也很困扰哟~。能不能拿出大人的态度,稍微妥协一下呢?

泉:绝——对不要

真:唔~,无论如何都不行吗?那个……说是再利用,大概和泉前辈想象的不太一样

唔嗯嗯,虽然我也没法清楚地说明

泉:你要说什么?既然已经认真要做了,拜托说的更干脆点啊?

岚:好了小泉,深呼吸~……。你这样对游木君发脾气也没用呀,好好听别人把话说完哦♪

泉:唔呀!?不是说过了不要抱过来吗你这个臭人妖!

真:啊哈哈……。那个啊,现在泉前辈穿着的就是表演用的服装吧?

泉:啊啊,这个吗?

非常棒对吧……也是对得起品味的价格,因此演出之类的就只能少花钱了。不过,还是买到了好东西呢

呵呵。毕竟是从儿童模特时期就比较照顾我的,我喜欢的设计师帮忙准备的嘛♪

真:诶……。儿童模特时代的话,是我也认识的人吗?

泉:应该认识吧?对,就是休息的时候经常给我们小点心的那位……

虽然像是要喂胖我们一样所以不太喜欢他呢,不过还是完成了很棒的工作吧?

真:啊,果然是他。难怪我会觉得作品的风格很眼熟~。那个人啊……好怀念呢,一直都对我们很温柔呐

泉:是为了他自己吧?

不是因为小孩子很容易就能搞好关系吗,让我们喜欢他下次好再拜托我们工作之类的……?

真:为什么,这么固执啦……

啊跑题了,不好意思

这套服装呢,在泉前辈你们穿着表演完【fashion show】之后……

能不能迅速地进行改做,然后作为我们出演的【春之音乐祭】的服装之类的

泉:啊,再利用是指的这样做?

真:嗯。我们的【春之音乐祭】,光是使用的乐器就已经花了不少了……

因为快到期限了才决定举办,预算也周转不过来啊

毕竟是我们磨磨蹭蹭搞得很迟才开始准备,也不能抱怨什么

服装费,感觉筹集不够了啊……

让一起出演的<UNDEAD>帮忙承担费用,虽然也可以这样去拜托但是终究还是不太好

因为感觉一直都在依靠<UNDEAD>、的样子……。那四个人已经在拼尽全力地帮助我们了,再继续麻烦他们的话就真的太对不起他们了

所以拜托了,泉前辈。泉前辈你们的服装,用完了之后也借给我们穿吧

这样也能让【fashion show】出现在【春之音乐祭】的宣传里,可以说是一石二鸟

还是不行吗……。会不会,有点太投机取巧了?

泉:嗯。真是的,你们<Trickstar>一直都是这样呢……

自顾自地往前冲不说,稍微也考虑一下给周围的人会带来的麻烦啊

虽然也很好啊。很有主角的风格……。呵呵呵,非常『适合』游君呢

真:嗯~,是这样吗?我基本上,该说是配角还是『赠品』呢……?

泉:……我了解了。交涉成立,但是有条件

真:诶?这边明明还在说话不要打断啊~,泉前辈总是这样呢……

等等,可以吗?服装的再利用,同意了吗?

太好了♪虽然转校生也打了包票,说只要我去拜托就算是泉前辈也绝对会说ok的~

虽然很不安,交涉总算还是成功了

泉:从以前开始就不善言辞呢,游君

话虽如此。我们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果然还是不能无条件的给你好处呢,稍微也要给我这边一点甜头

你明白的吧,交换条件是什么

真:嗯,嗯……。虽然有点害怕,但还是说来听听吧。

在「不要是太过分的交换条件就好了啊~」这样的前提下,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事情什么都可以哟

现在正是<Trickstar>的关键时期。在这种时候,可不能只是原地踏步啊

泉:是这样呢。……你怎么看,鸣君?我是不是很幸运☆

现在我说什么游君都会听我的,这下要做什么好呢?呵呵呵♪

岚:一副坏人的表情呢,小泉……

不要模仿坏人了啊,因为这边也是污名还没被洗清的微妙时期啦

泉:我知道啊。因为我之前的所作所为,<Knights>现在也很艰苦。我感觉非常抱歉,虽然暂且也就小指甲盖大小的程度

岚:不,你也稍微多反省一下啊……。真是个,可恨的『哥哥』呢。


第六话

斑:喂!安子同哦哦……呜呜?!

……怎么了,请不要突然捂住我的嘴啊。差点以为要死掉了,什么时候学会了像暗杀者一样的技能了啊?

惊天动地!有趣呐,果然无论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只要一瞬间不见就会有奇迹的进化!

也就是进行变化,适应环境!你也活着啊,安子同学!哈哈哈☆

哈哇,你刚才用折扇打我了吧?

这也是从来没有见过的技能啊,佩服佩服☆

<所以稍微安静一点>?OKOK,如安子同学所愿

但是啊,安子同学……在这里小心翼翼的藏起来是想干什么呢?

不会告诉别人的,所以如果有困扰的事情的话要和妈妈商量哦?

话说。今天是前夜祭的举办日吧,你在这个地方摸鱼应该也不太好呐……。工作怎么样了,安子同学?

不过,安子同学主要制作的是明天开始的学院祭呢……

虽然今天看起来不是很忙,但是感觉也没有这么空闲?

安子同学,一如既往地喜欢揽多余的活还一丝不苟地去干呢

嗯嗯。最近,感觉真同学的样子很奇怪所以有点担心?

偶尔会悄悄翘了【春之音乐祭】的训练,到别的地方去?

这确实是有点奇怪,但是到哪里去做什么事是真同学自己的事吧?

安子同学既不是真同学的恋人也不是他的家人啊,我觉得你有点太过干涉了

不过,真同学确实是那种让人放不下心的孩子呢

原来如此。真同学变得奇怪,是从前夜祭和泉同学交涉了之后开始的

虽然交涉成功了,但是似乎被提出了交换条件的样子?

因为强行让真同学去当交涉人员的,是安子同学……

如果真同学被泉同学做了什么不好的事的话都是自己的错,吗

我觉得泉同学,并不是什么坏人啊……

要是这么在意的话,比起在这里偷偷摸摸的徘徊还不如直接去问本人事情经过比较好哦

你现在是想着要是真同学和泉同学的关系能修复就好了~,所以给两个人牵线搭桥对吧

暂且先观望一下情况,无论最后发展成什么结果都负起责任就好

这,不就是<制作人>的任务吗。和本人商量过的话还说得过去,从旁人的角度说这说那的我觉得有点太过了呐

不过这也只是我这么想而已,安子同学如何考虑的都是你的自由哦

哈哈哈。果然还是很在意的话,直接向真同学……去打听情况怎么样?

明明是个迟钝的孩子,完全变成了保护者的面貌了呢♪

好。我也一起去吧,如果有什么麻烦的话就交给我来应付。我肯定能帮上忙的,方便的话听凭使唤……<制作人>

到达~。我看看,现在变成什么样了?

今天从现在开始,有泉同学他们要出演的【fashion show】呢

这个结束以后,在校园的特设舞台上【春之音乐祭】就会开始……以及

其他大大小小的活动都会逐一开启,校内会热闹起来。真是开心的祭典啊,哈哈哈☆

真:~……♪

斑:哦,真同学在那里哦。看上去气氛还是很平和的,安子同学会不会是杞人忧天啦……

放轻松了,露出了很棒的表情呢

但是,真同学在干什么?在摇铃鼓吗……?

 泉:好的stop!不要让我说那么多次啊,游君!

更加stylish才行!只不过是摇个铃鼓用不着太过拼命到前倾的程度,驼背太难看了给我挺直腰板!

再来一次,从头开始!

今天是正式表演,一定要集中精神啊,因为游君是慢热的类型!啊真是的,我都开始着急了!

真:那个~……。泉前辈,自己的练习没问题吗?距离【fashion show】开演,已经不到一小时了吧?

泉:哈?你以为我会对自己的schedule(日程安排)毫无把握吗?不要犯傻了,超~烦人!

当然,我都懂的。和以前一样,已经完美的完成了……。游君,不要关心多余的事情,集中精力考虑自己的事情吧

 再说了,现在是可以担心别人的立场吗?什么都做不了的、惹人怜爱的游君!

只有漂亮的外表是优点的、没用又可悲的游君!

我的游君!

但是,已经决定了除了这以外的事情也要努力了对吧?

虽然不情愿这就是『交换条件』,不习惯的地方要由我来协助哦?

 感谢我吧,到死都要记着这份恩情哦。快说谢谢啊,游君

真:好好。多谢啦~……

格外认真地帮我,真是得救了。


第七话

真:但是啊。虽然事到如今了还是想问一下,为什么泉前辈要将照顾我说成是<交换条件>呢?

都有点想放牛归马自暴自弃了,虽然能接受指导确实得救了……。这样,岂不是只有我得到了收获?

斑:哈哈哈。这里<放牛归马>不是这么用的,不过能表达出意思的话就无所谓了♪

(*放牛归马:把作战用的牛马放牧。比喻战争结束,不再用兵)

真:吓死我了!?咦,三毛缟前辈……转校生也在!怎,怎么了?

泉:喂……。无关者,不要恬不知耻的走进来。现在这里,明明是我和遊君的圣域(Sanctuary)

岚:你等一下,人家也在哦?有时候,不如说只要游木君一在你就把人家忘得一干二净了啊……小泉?

很失礼啊。一点也不像你,人家要吃醋了。

啊啦?转校生,在夸奖我<很漂亮>吗?谢谢~♪

呜呼呼。人家,也已经换上接下来【fashion show】上出场要穿的衣服了哦

虽然因为预算的问题,不在意和小泉穿一样的衣服

泉:这不是没办法嘛,鸣君。不要一直抱怨个不停……

我也有很多不满的地方啊,想着反正是学园祭之前的余兴~什么的才勉强接受下来

真是的,明明是【fashion show】却没有一点新衣服真是无法理喻。都是从既存的,仓库里的衣服拿出来再使用的。

时尚的流行速度,可是以秒为单位在不断的变化。穿这种落满了灰尘的,以前的衣服……

不敢相信~,没有干劲~

岚:不要唠唠叨叨说个不停啊。之前那个设计师,既存的衣服一拿到手就重新设计改良让衣服焕然一新

看在这份上,就妥协吧

那边可是无偿的,做着多余的工作。不感谢他们不行哦,小泉

泉:嗯。收到那个设计师的恩了呢……。不过受到关照了,之后也会重用那个设计师的。

果然,这衣服做的不错呢。

因为司君那小鬼,会人小鬼大地说<为什么都不和我说一声呢!>这种话然后把杂活都自己揽了下来

所以【fashion show】,才能成立。

岚:呜呼呼。一个人被排除在外,什么的感到寂寞了吧……小司

都已经这样了,倒是想把小凛月一起拉进来,那个孩子最近一直很紧张呢

泉:嗯。明明是个睡间,居然还有烦恼的事?明明不是这样的角色~,应该一直是让人气愤的自我主义的家伙才对?

大概是发生了什么吧,真是的

真:啊,大概是和衣更君发生了什么事的样子……

互相有一些误解,然后吵起来了。我不希望他们俩关系闹僵,能快点和好就好了。

泉:说的是呢,如果能学习一下我和遊君就好了?

真:不,我们还没有和好……吧?以前就一直是你单方面纠缠过来的不是吗?

泉:哈?明明最开始向我搭话的,是遊君不是吗?

不要把什么责任都推给我,只让自己做<好孩子>!

岚:好了好了。你们也不要吵架,太麻烦了……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fashion show】马上要开始了哟。来,转换一下心情♪

泉:……我知道。我可是专业的,会全力面对正式表演的。

虽然稍微有点迟到。不过负责这套衣服的设计师已经到现场了,去最终确认吧。

之后,只要和预定一样完美表现就可以了。

最开始虽然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总而言之是现在完美收场了不是吗。不过这样理所当然,毕竟是以我为中心。

岚:明明内心,提心吊胆的。不注意一点不行哦,正式表演到底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

不过,这对小泉来说是班门弄斧了

泉:当然。……遊君,你也快去和同伴汇合吧。一直和我在一起的话,那个狂妄自大的橘子头会担心的不是吗?

真:橘子头……。啊,是说明星君?

呼呼。被明星君警戒也是没办法的事啊,泉前辈。毕竟做了那样的事,真希望你能好好反省一下

泉:哈?已经在反省了啊,不是以及接受了宽松的交换条件了吗?还要提更多缺德的要求我也无所谓哦?

真:呼呼。不过,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交换条件呢。

为了【春之音乐祭】,让我尽可能的在泉前辈的面前联系……什么的

离得这么近摇铃鼓不会很麻烦泉前辈吗?虽然泉前辈一直都在拼命唠叨……

被我分心了吧,被打扰到了吧?

对我来说,其实能得到泉前辈的建议真的帮了大忙

烦恼的事情也基本解决了,可以正大光明的面对【春之音乐祭】了

但是。泉前辈,到底收获了什么呢

岚:啊哈哈。这个问题,问的挺残酷的呢……游木君?

泉:我说啊,遊君。你能不能用一下自己的脑子?和漂亮的脸相对应,把自己的内在也充实一下……

不过,所谓人无完人?

你们在【春之音乐祭】上,要用我们【fashion show】的衣服不是吗

明明穿着展现我们最大魅力的服装,你们的表演却不堪入目

你们如果失误的话,会让我们也被看低的

我只是防止这种事态的发生

为了让我们做出的成果,不被你们糟蹋而已……。只是因为如此,不要有什么奇怪的想法?

【fashion show】结束之后,我们应该没有别的预定……。舞台,会去看的

给我小心一点,如果演奏很糟糕的话我会扔石头空罐头的

所以说……。要加油哦,遊君

虽然不能站在同一个舞台。哥哥会一直,守护着遊君的

 (关于斑哥所说的误用词,原文是煮詰まる,小真按字面意义理解成水烧干了表达事情很急迫,但是这个短语形容的是事情到了最终阶段,斑指出他用错了)


最终话

真:『♪~♪~♪』

(非常好!很好、很好!表演得非常完美哟~♪)

   (没有拖大家的后腿,发挥出我独有的特色了!)

   (摇着铃鼓的时候,客人们也随着节奏在摇动身体!)

   (和我的铃鼓发出的音色一道,按着节奏击掌~!)

   (真开心啊。这种一体感……。啊,果然演唱会很有趣)

   (当模特时做的事情,基本上不会有这种『大家合为一体』的感觉)

   (只用按照摄影师的期望,表现出完整的美感就可以了)

   (在那里,我是不存在的。在大家所期待的我的内心,真正的我被埋没了……。完全地,消失不见了)

   (只剩下美丽的外表,里面却是空荡荡的)

   (不过现在,能感觉到里面也渐渐充实起来了)

   (当我敲打着铃鼓的时候,大家也在回应着我。就像是扩散开的波纹,返回来的是好几百倍)

   (感觉自己被,什么温暖的东西充满了。在我全力展现自我的同时,并不是仅仅只有毫无回报的流出)

   (我和客人们之间互相给予的温暖,多的快要溢出来了)

   (我喜欢,这样的感觉。我能成为偶像,真的太好了)

   (不过。果然,和其他队友比起来我的才能和实力都还差得很远)

   (明明大家的练习时间都很短,却能顺利演奏小号和低音大提琴什么的)

   (天差地别呢。能和这样的大家并肩,作为<Trickstar>的一员参加演出……。有时候,会觉得有些对不起他们)

   (正是因为他们宽容地接纳了我,就更想一直留在这里啊。至少是,在流血的过去痛失的我的全部,被取回来之前)

   (虽然从头到尾,都只是大家在慷慨地给予我而已)

   (总有一天,等到我的内心变得像以前一样充实的时候……。哪怕只有一点点,也会回报大家的)

   (这次不会再勉强自己,而是发自内心地想要献给大家)

   (虽然现在,还很困难。总有一天,一定可以)

   (……哎呀。注意力有些分散了呢~,直到最后都要绷紧神经加油才行。练习的时候是可以失败的,现在最后的难关还在眼前)

   (跟上音乐的节奏,在这里……敲响铃鼓!)

   (要stylish!虽然我现在的样子可能还是挺难看的,这也是现在的我竭尽全力的样子!)

   (和一个又一个音符重合,把从大家那里接受到的一切全部返还!)

   (………♪)

泉:…………

真:喂~,泉前辈!现在回去吗?

泉:嗯?啊,游君……。辛苦了

我去看了哟,【春之音乐祭】

这边的【fashion show】的撤收工作一结束,就去你那边看了……。而且还,好好说教了鸣君一顿

不知道为什么,睡间像是理所当然地一样参加了【春之音乐祭】的演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之后要好好说明一下吧?

真:啊哈哈。我也不知道。我们也吓了一跳啊~。不过看起来大概是朔间前辈事先安排的

比起这个。还是要对泉前辈,说声谢谢呢

泉:哈?谢谢什么的倒是无所谓……。给游君提建议,只不过是因为那是『交换条件』而已

就算再怎么指导,本来就不行的家伙还是会不行

游君能在【春之音乐祭】上,如此地活跃……。全部都是,游君自己努力的结果哟

嗯嗯。游君果然是,想做就能做好的孩子呢……♪

真:啊哈哈。谢谢。会这么说我的人,从以前开始就只有泉前辈一个人呐

泉:呵呵。虽然我个人的私心,还是更希望游君能回归到模特的工作呢

结果最后还是没有出演【fashion show】,大概是完全没有这个意思吧?

真:嗯。现在还,暂时不行

但是总有一天,我的内在能更加充实的话……。总有一天会像泉前辈期望的那样,说不定就又能做模特的工作了吧

因为还是小孩子的时候,一直被泉前辈照顾着啊

就算只是这份恩情也是必须要回报的呢,需要自己变得『很棒很棒』才行虽然现在还没有这样的从容就是了

总有一天一定会的。在一直拼尽全力的泉前辈,消失不见以前……

从泉前辈这里得到的一切,我很想好好回报啊

泉:不要说什么『总有一天』,现在就回报我吧

未来会发生什么我们一无所知,就算是小指拉钩的约定也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可能会变成『不可能的事情』了

这样的事情,不想再发生第二次了……

呐,游君

真:唔咿!?干、干嘛像蛇一样偷偷靠近握住我的手啊?是要做奇怪的事情吗?警、警察叔叔!

泉:你到底把我想成什么了啊……。游君,也该回家了吧?

一起走吧。实际上啊,鸣君和那个设计师什么的,还有门老师也会过来集合……

【fashion show】的反省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虽然说是反省会,感觉更像是庆功宴吧。游君也来吧,就算中途就回家也没问题所以就参加一会儿嘛

因为都是模特经验者,共同话题还是会有的

那位设计师,很担心游君呢……。要是能告诉他你现在的心情,想必他就会放心了

我也想听听呢,游君的故事

一起来,大聊特聊吧。这样的报恩,对我来说是最好的报酬呢

而且因为我也有很长的空白期,今天的【fashion show】上稍微留下了一点遗憾呢

听听其他人的意见,今后也能加以活用

不过,反正……。游君也,没看到吧

真:不啊,在中场休息的时候我抽空去看了哟

因为要是太靠近我肯定也会被拉上舞台,所以只是远远地眺望了一会儿

虽然可能是泉前辈不能接受的感想,果然今天也很完美哟

好厉害呐,超佩服的。要怎么做,才能成为泉前辈那样的人呐

泉:啊哈哈……。那么,我会由浅入深无微不至地教你的

一起走吧,游君。牵着手向前走,就像我们还都是小孩子的时候一样





























评论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