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官糖存放地

天助我也!!

悠々自縛(日日日)

※乌干达日语水平,如有错漏,请务必指出

※转校生姓名是系统默认名:あんず

※请勿转出lofter


时间点----夏


真:…………

真:……哎呀,啊吓我一跳呢!?

真:你突然间从背后拍我的肩膀,我要被吓得心跳暂停了~

真:不对,那个,也用不着这么深深地低下头呀……

真:我不要紧的,呐?あんず酱也没做什么坏事啊~倒是我的反应太夸张了,反而觉得很抱歉。

真:哎呀。あんず酱,把头缩起来。做些奇怪的举动会显得引人注目的~

真:现在我要做一些避人耳目的事情。

真:哎,你问我是不是又被泉さん追着了?

真:唔~……也不是和泉さん没有关系,但这次和“平时的情况”有点不一样。

真:与其口头说明,倒不如亲眼去看看。所谓百闻不如一见……你看看那边,你是怎么想的?

泉:~…… ♪

裕太:~ ♪     

真: 唔,虽然离得远听不到,但泉さん好像是在和谁很亲密地边走边谈笑是吧。

真:那个是“2wink”的葵…… 裕太吧,因为耳机是青色的。

真:总感觉最近那两个人的关系似乎很不错啊。

真:あんず酱,你知道些什么吗?好像是在暑假发生过什么~……?

真:哎?你问我是不是因为看到泉さん和除自己以外的人关系亲密,所以吃醋了?

真:不对不对不对!不可能的,为什么我非得嫉妒不可?

真:我只是单纯的无法对除了我以外,还有其他的孩子遭受泉さん毒手这种事视而不见而已。

真:泉さん只是在外表现得好,不知道他的本性就去接近会很危险的~

真:あんず酱,你是不是对我和泉さん的关系有所误解啊?

真:我们只是小时候关系好,现在该说是毫无瓜葛的人呢还是应该说是犯罪者和被害者的关系呢!?

真:哎哎,你这是什么表情?

真:不要这样!别用这种“没关系,我懂的”的慈爱目光看着我,你真的是误会了!?

泉:游~君~…… ♪

真: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泉:在这种人来人往的地方吵什么呢~?

泉:真是不堪啊,要不要让经验丰富的大人,哥哥我来手把手地教导你一下社会的常识呢?呵呵,呼呵呵呵 ♪

真:一上来就这样感觉真不好!?

真:不如说我已经说过好多遍你不是我的哥哥了,完全不需要你教!

泉:哎~你在说些什么薄情的话呢,游君!是不是讨厌哥哥了?

泉: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不厌其烦地反复向你印刻哦,我那澎湃的爱意……☆

泉:嗯嗯,我的爱还没有好好地传递到呢!?

真:真的很让人无奈啊,请你快点走开!真是的!

裕太:濑名前辈~?为什么突然间急匆匆地离开了……?

裕太:哎呀,あんずさん!还有“Trickstar”里戴眼镜的那个人~,午安♪

真:哎,你还没记住我的名字吗!?

裕太:开玩笑啦~。和濑名前辈说话的时候他总是喋喋不休地提起你,就算想忘记也很难呢 ♪

真:是这样啊……。总觉得很抱歉呢,泉さん似乎给你添麻烦了。

裕太:哎,为什么游木前辈要向我道歉~?

裕太:再说,他并没有给我添麻烦。

裕太:我今天也因为大哥的错所以遭受牵连,濑名前辈过来给我帮忙。

泉:是啊是啊,很过分吧……裕太君明明这么纤细,教师却让他搬东西。

泉:我看不下去,所以就去帮忙了 ♪

真:你还是一如既往地会照顾人呢。

泉:哇,游君夸我了!好开心!

泉:游君也是呢,有什么烦恼就要和我商量哦。如果是游君的愿望,就算是总统我也可以揍给你看♪

真:会给总统添麻烦的所以不要这样……

真:裕太君,如果工作很辛苦的话我也来帮忙吧?之前受过你们的关照,所以我想要报答一下♪

裕太:唔~……。不,没关系的。来得及。

裕太:本来,就是一个人也可以搞定的工作量。

裕太:濑名前辈也是,不用帮忙也行了~,我会一个人加油的。

泉:哎,等一下?用不着客气啊,我来帮忙♪

裕太:……反正,你只是因为“游君”不搭理你,闲着无聊才会过来照顾我的吧?

泉:哎?那个,裕太~君?为什么你生气了?

真:……泉さん,真是过分的人呢。

泉:哎哎?为什么连游君也生气了?

泉:为什么会这样?あんず,你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吗?呐,我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啊?

真:很快就要打预备铃了。我们回去吧,あんず酱。

泉:啊,等一下!难得我们很久没说过话了~!

泉:哎哎,裕太君也因为不堪重负走得摇摇晃晃!

泉:喔。怎么办才好呢?呐,我究竟做错过什么……



※加了下划线的部分,是使用了敬语的部分

平时小真是不会对泉使用敬语的,但是偶尔也会用,如果有兴趣,可以看看下面的这篇小考据。

一点小考据


评论(3)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