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官糖存放地

天助我也!!

体育祭2.0部分翻译

非常感谢翻译GN和图源GN

体育祭图包:https://yunpan.cn/ckL6zP2LuvZgd (提取码:6f14)

请勿转出LOFTER


【泉与仁兔的对话部分】

泉:………… 

仁:哇~!泉亲认真一点!拿着网球拍呆呆地站在那里,一点要把球打回来的意思都没吧! 

仁:呜呜~……我很啰嗦的说了给我来参加部活这点不好意思没错,你做的那些惹人生气的行为也很幼稚啊?

泉:………… 

仁:够了!泉亲你在听吗?不要无视我,给我看过来~! 

泉:吵吵嚷嚷的真是烦死了。以为来了部活游君也会在的,却没有他的身影……? 

泉:仁喵,你把游君藏到哪里去了?我不会生气的所以说实话吧。呐,快说! 

仁:呜哇,不要那么大声啊!吓了我一跳~。就是酱……就是这样真亲才不来参加活动的哟? 

泉:好奇怪啊…… 

泉:明明感觉最近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缩近了,依旧逃避着我什么的游君可真是个坏孩子啊。 

泉:正是因为知道没有被讨厌,想着进行热烈的爱的进攻吧,结果受挫了哟。话说回来,桃君也不在。 

泉:嘛,桃君在不在都无所谓就是了,不过才是一年级生就敢翘部活这样好吗? 

仁:我收到了桃亲因为体育祭的练习不能来部活的联络了。顺带一提,真亲也是以同样的理由缺席了。 

泉:那就不是我的缘故了啊……这次以为我被讨厌都焦虑了,明明只是个仁喵却那么狂妄! 

泉:仁喵你不说我也知道的。也被游君说过令人厌烦的话会很讨厌。 

泉:说起来让人不爽的那当然是体育祭啊,体·育·祭。 

泉:虽说夏天的暑热好不容易有所减缓,但依旧很热啊。是谁想出来体育祭的?真的不是笨蛋吗?! 

泉:让想参加的家伙去参加不就好了,我很讨厌出汗什么的啊。 

仁:泉亲讨厌体育祭这点还真明显呢。不过抱歉了啊,网球部也要在体育祭上亮相,泉亲会来参加的吧? 

泉:喂,说了讨厌的吧!?我绝对不要参加…… 

泉:等一下。网球部要参加体育祭的话也就是说明游君也会来? 

仁:嗯,真亲也参加哟。啊,已经得到他的承诺了所以安心吧~ 

泉:你的手腕可真高明啊。难道说,猜测到了会被我拒绝这件事,先向游君开口了吗? 

仁:啊哈哈哈,泉亲很敏锐呢~ 

仁:知道跟你说了也会被拒绝,所以就先找了真亲。 

仁:在这基础之上没有问题的话,就决定了要参加体育祭这件事~ 

泉:嗯。……就是说,游君对和我一起出赛这点没问题? 

泉:啊,果然变成了现在的对话。能和游君在同一个队伍出场的话就足够了。 

泉:游君和仁喵关系是最好的,那就仁喵和游君,我和桃君这样分吧。 

仁:你考虑到了奇怪的地方啊。现在的泉亲有稍微改变了一点的感觉。 

仁:不必担心,真亲说了如果讨厌的话会好好说出来的,所以多加注意吧~ 

仁:真亲和泉亲一同参加比赛的话,泉亲做了太过分的事的话我想一定会被说讨厌的哟? 

泉:不用像之前那样忍耐的话是不错。 

泉:这次是以部活单位出赛的简单明了的事,游君搞不好会热情过了头啊? 

仁:你那是什么微妙的说法啊泉亲,总之网球部都是要参加体育祭的,你也要认真的来参加练习哦~?


【泉与真的对话部分】

泉:游~君!体育祭正式开始了!练习的时候没怎么能和游君一起,我好寂寞呢~游君……! 

真:喂、不要过来蹭我的脸啊!太过纠缠不休的话我真的会讨厌你的哦? 

泉:我明白的,游君不喜欢我缠着你不放。 

泉:在这之上能允许我做到什么程度呢,就推测了一下你我之间的应该保持的距离。 

泉:虽然我觉得蹭脸的程度应该是在允许的范围内,但是游君好像不太喜欢。那只是牵个手应该可以的吧?

真:不,只是普通的恶心而已。男生之间牵着手,什么原因都会被回以注目的哟。 

泉:那、那搭肩呢!? 

真:这不是更加亲近了吗!?二人三脚的话得这样我知道,借物竞赛完全没有搭肩的理由吧…… 

真:这种事还是要明确地对他本人说出来啊…… 

泉:…………… 

真:为、为什么对着别的方向瞪眼啊?泉前辈有着一张漂亮的脸,瞪眼的时候却有着可怕的压迫感呢…… 

泉:哎、游君是表扬我了吗?呐,再说一遍吧! 

泉:【泉前辈是我靓丽又帅气的、引以为傲的兄长哟】,来,说吧~……☆ 

真:我不说!我是不会说到那种程度的! 

真:总之,这个话题放到之后再讨论吧!借物竞赛要开始了,在那上面集中精力吧? 

泉:嗯嗯,害羞了呢。感到难为情的游君真是最可爱的呢……☆ 

真:不、不行了。对现在的泉前辈说什么都会被他自行转换成积极意味的话。我都要精神恍惚了,还是不要和他搭话比较好吧……?


【凛月登场部分】

凛:………… 

真:那个、凛月君,从刚刚开始身体一点也没动过,精神还集中着吗? 

凛:唔~……好热……不行~……要死了~…… 

真:没、没事吧?身体不舒服的话去医疗帐篷那里休息下吧……啊,运动饮料要喝吗? 

真:我把它放在包里,立刻就能拿过来。 

凛:比起饮料……更想让你带我到没有阳光照射的地方去啊。想在阴凉舒适的地方补个觉…… 

凛:话说回来,之前我对游君你说了冷嘲热讽的话。一般来说,都不会主动靠近那种人吧。 

凛:却摆出了一副完全忘记了的样子和我来搭话,游君有着和脸不相符的粗神经啊……? 

泉:等一下、熊君!你得到了谁的允许就【游君】这样喊啊?能叫游君【游君】的人只有我。 

泉:还有,你在我不在的时候欺负游君了吗?游君也是,为什么被欺负了不和哥哥说呢? 

泉:不过安心吧!哥哥会把所有欺负游君的人都干掉的! 

泉:还有其他人吗?有没有被Trickstar的大家欺负? 

泉:正因为游君是个善于忍耐的孩子所以很哥哥担心呢,不把你的交友关系全部掌握的话就不能安心了! 

真:真是沉重的爱啊……。所以才不和泉前辈说的哟。大概从一开始我就预料到了会变成这样吧…… 

真:泉前辈对于我被凛月君欺负了这件事生气了呢。关于这个,其实应该说谢谢才对吧。 

真:我不觉得我被凛月君欺负了。不如说是他给了我忠告,这样回避下去真的好吗之类的。 

真:没有那个的话,可能仍旧无法面对泉前辈。……也不是说现在关于泉前辈的都能理解就是了。 

凛:多么亲密的人也不可能理解对方的全部啊。 

凛:就连亲兄弟也是如此,其他人的话稍有分歧,关系就会产生裂痕。 

凛:我和真绪虽然是家人,却也有陷入过那种境地的一段时期,两个人的关系会终结吗还是不会呢,而我们并没有分离。 

凛:濑酱和游君会演变成什么样子呢……? 

凛:我也知道你没有打算伤害濑酱,但完全搞不懂你们到底有没有进展哟? 

真:啊哈哈哈、我是想让泉前辈再离开孩子……不、再离开弟弟一点啦。 

泉:游、游君……是把我当做哥哥来看待的呢,游君! 

泉:哥哥高兴地都要落泪了哟……☆ 

真:不要熊抱过来啊!体操服都被你拉长了! 

泉:找游君的时候找对方可能在的地方就没问题了。 









评论

热度(62)